劉暢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07日03版)
  漫畫:CFP供圖
  來自媒體的消息說,山西的煤炭檢查站撤了,而且,是毅然決然、果斷迅速地“全部撤銷”,到12月31日就要“全部拆除”。報紙、電視、通訊社的記者們紛紛發回現場目擊報道稱,拆除行動正在三晉大地如火如荼展開,昔日挺立在公路邊的煤檢站在迅速消失,並由此感嘆:運行了30多年的煤檢站“退出了歷史舞臺”。
  煤炭檢查站是乾什麼的,恐怕沒人能說得清,好像專為檢查某種“票證”、防止地方稅收流失而設置。據說,歷史悠久的煤檢站屢受詬病的原因,是因為“吃拿卡要”和“收黑錢”。煤炭本就是黑的,也有輿論譴責不良礦主“心黑”,但煤檢站怎樣“收黑錢”,更像是一個地域的特有秘密,即便有人知情,但只要沒有紀檢監察機關查辦,或者媒體的監督揭露,對於很多人來說,煤檢站更像是一個遙遠的傳說,不識其“廬山真面目”。
  10多天前,山西省大同市紀委、監察局的一項通報,揭開了煤檢站的一些內幕,並且,讓人們對山西正在進行的煤檢站拆除行動多少有了些感悟和觸動。這則官方發佈的消息說,當地對4個煤檢站違規行為進行了查處,僅去年10月到今年4月短短6個月時間,他們“違規放行無票證運煤車輛,非法收取放車款共計3544.94萬元”。為此,相關負責人被開除黨籍,“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”。煤炭運輸之路上的“檢查站”水有多深,由此可見一斑。
  眼下,正值北方嚴冬,寒風呼嘯,對於煤炭大省山西來說,也正在經歷著煤炭業的冬天,煤炭價格走低,企業虧損嚴重,昔日風光無限的礦主、礦長們,大多滿臉愁容,就差以淚洗面了。煤炭生意紅火的年代,催生了產業鏈上的“寄生現象”。有協助走政府審批程序的黑中介,還有協調各種關係、神通廣大的掮客,就連以輿論監督為名進行新聞敲詐的真假記者,也是這個利益鏈條中的重要一環,尤以師出有名、昂首挺立的煤炭檢查站為甚。然而,對已經步入蕭條的煤炭運輸業來說,檢查站的存在無異於雪上加霜。因此,撤銷檢查站有規範地方管理秩序的考慮,無疑,也有為煤炭業減輕負擔的現實考量。
  從體制上來說,山西的煤炭檢查站本就是一個“怪胎”,原因在於,它是由地方煤炭企業設立的,並且,獲得了政府的“行政授權”。也就是說,一個個身著制服、承擔行政權力的“檢查者”,居然是企業員工“友情出演”。其運行的不規範,從屢屢暴露出“收黑錢”醜聞中就能得到答案。此次,煤炭檢查站的消失,不過是地方政府撤銷了授權,不再將檢查權賦予企業。據說,這也是山西推行的煤炭體制改革的一部分,意圖破除壟斷,減少煤炭行業的束縛,增強地方經濟的活力和競爭力。
  有人回憶說,煤炭生意紅火的時期,煤檢站每天排著長龍一樣等待檢查的運煤車,進而,帶火了附近的餐飲、住宿、停車、修車等行業。而今,煤炭生意遇冷,煤檢站已經變得冷清,相關行業也不得不轉型。如果地方政府不轉變思路,一門心思在“煤”上做文章,人們擔心,消失在冬天的煤炭檢查站,會否在煤炭生意複蘇的春天回來。  (原標題:煤炭檢查站何以消失在冬天)
創作者介紹

戴安娜

fqo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