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新華社成都5月10日專電近日,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披露了成都市衛生局原局長周光榮的受賄細節,其中包括他曾與醫葯代表親如父子,利用醫院基建工程受賄幾百萬元,贈送3套房產給情婦等。據主辦檢察官介紹,周光榮在55歲以前,可以說是為人正派、為官清廉。甚至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家待業3年,他也沒為兒子的工作打過招呼。周光榮走到這一步,主要是感到升遷無望,心態也就發生了變化。“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”主導了他這一時期的思想。
  下屬案發供出周光榮貪腐案
  今年1月28日,63歲的周光榮因受賄罪,一審被成都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4年6個月。經查明,周光榮於2005年年底至2008年1月擔任成都市衛生局局長期間,利用職務之便,多次接受他人賄賂。尤其在2007年下半年,周光榮與下屬合謀,將成都市婦女兒童中心醫院一期工程交由朱某某做,約定“點子費”1000萬元。案發時,朱某某已支付400萬元。
  這位擔任過成都市教育局局長、成都市衛生局局長,曾在同事眼中清正廉潔的好幹部,為什麼會在即將退休頤養天年之際淪為階下囚?這一切,和他的兩個“兄弟”密切相關。
  何傑是周光榮案的關鍵人物之一。何傑曾經是成都十大傑出青年之一,最風光的時候曾同時兼任4家醫院的院長。2009年,他出任成都市醫院管理局副局長,一路升遷的背後,都離不開周光榮的賞識和提攜。但是,何傑在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後,卻開始利用手裡的權力大肆索賄受賄。2012年7月,何傑因為經濟犯罪,被成都市檢察院立案偵查。
  何傑被調查時,周光榮深信,這個他曾經栽培和提拔的老部下,是不會供出他的。可周光榮萬萬沒有想到,何傑在交代2007年利用市婦女兒童中心醫院基建工程發包而受賄一案時,供出的一個中間人許左,把他帶入了檢察機關的視線。
  與醫葯代表親如父子送情婦3套房產
  據周光榮說,他與比他小17歲的醫葯代表許左可以說是親如兄弟、如同父子,無論家事公事都可以交給許左辦。然而,就是這個許左,在周光榮2007年利用市婦女兒童中心醫院基建工程發包而受賄時,扮演了中間人的重要角色,並最終供出了“老大哥”周光榮的一些經濟問題。
  結識周光榮之前,許左曾長期在成都市衛生局一下屬三產企業當負責人。通過別人介紹,認識了周光榮。他能說會道,逐漸贏得周光榮的賞識。他在認識周光榮之後,和很多大醫院搭上了關係,每年的藥品銷售業績高達四五千萬元,提成非常可觀。
  2007年下半年,成都市婦女兒童中心醫院一期工程上馬。此時,何傑是成都市婦女兒童中心醫院遷建負責人,周光榮是成都市衛生局局長,許左則負責與基建施工方聯繫談判。3人就此結成一個聯盟:周與何在幕後操縱,與基建承包人朱某某聯繫談判以及收錢都由許左出面。許左與朱某某多次談判後,將“點子費”由當初的3個點逐步提高到5個點,即最終1000萬元。周光榮、何傑和許左約定按照2∶2∶1的比例分配,在2009年1月至12月期間,許左先後分4次從朱某某手中拿走400萬元。其中,何傑分得豐田普拉多越野車1輛,摺合人民幣75萬餘元;周光榮分得新界、神仙樹大院、錦都等樓盤房屋各1套,摺合人民幣共計300餘萬元。剩餘的600萬元,朱某某承諾工程竣工決算後再兌現,後因案發未果。
  周光榮收受的3套房產,並沒有登記在他自己或者家人名下,而是全部給了情婦曹某。曹某最初只是某個醫院的普通護士,而當時周光榮已經貴為成都市衛生局局長。曹某為了能攀上周光榮這棵大樹,得到周光榮手機號後主動發短信稱,要向周光榮私下裡彙報思想。一個護士跟一個衛生局長,有什麼思想可以彙報呢?周光榮心知肚明,但欣然赴約,最終兩人勾搭成姦。  (原標題:退休前被“兄弟”和情人拉下水)
創作者介紹

戴安娜

fqo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